<cite id="7d95z"><video id="7d95z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7d95z"></cite><cite id="7d95z"><video id="7d95z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d95z"></var>
<var id="7d95z"></var><ins id="7d95z"><span id="7d95z"><var id="7d95z"></var></span></ins>
<var id="7d95z"><video id="7d95z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7d95z"></cite>
<cite id="7d95z"></cite>
<var id="7d95z"></var>
<del id="7d95z"><noframes id="7d95z"><var id="7d95z"></var>
<var id="7d95z"><strike id="7d95z"></strike></var>
桃城生活網

吳曉波:科技向善,究竟什么是“善”?

2019-11-12 18:15:03

時之扉

【科技向善大咖說·第十期】

吳曉波

中國著名財經作家,《騰訊傳》作者,畢業于復旦大學新聞系,哈佛大學訪問學者,“杭州巴九靈”、“藍獅子”財經圖書出版創始人。常年從事中國企業史和公司案例研究。

作為財經作家,吳曉波總能準確抓住社會跳動的脈搏與變革的節奏,對中國互聯網的彼時今日都有著深刻的洞見。在與騰訊研究院的對談中,吳曉波從互聯網行業發展與平臺關系的角度,分享了他對「科技向善」與人類未來的看法。以下是訪談內容精選:

騰訊研究院:如果20年算一個節點的話,您覺得互聯網給中國帶來最大的成就和問題分別是什么?

吳曉波:互聯網帶來最大的改變就是行業遷移,具體而言是信息產業的遷移。我學的是新聞,我們系(注:復旦大學新聞系)今年建系90周年,但到今天,我們當年學的所有教材都已經過時,甚至整個業態都已經發生了轉變,從新聞行業到制造業、服務業、金融業都在發生向數字世界的大規模遷移。

就像工業革命一樣,大量變化在遷移過程中發生。經歷爆發性增長之后,第一,是游戲規則發生變化,第二,是人本身對欲望的控制已遠非原來的狀態。比如,農耕文明時期的「善」和工業革命的「善」就不太一樣,農耕文明是熟人之善,五千里之外做壞事沒關系,但在家鄉是要善的,因為死后還要進祠堂;工業革命時期,城市里就不存在熟人之善了;而到了信息時代,變化速度更快,善的定義又發生很大的變化。

關鍵在于,法治和公共評判標準在這種變化中都滯后了。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建立起規范,或者來不及建立;也沒有回饋機制,對「善」的褒揚以及對「惡」的懲戒都尚不完善。互聯網以成績論英雄,成功本身最重要。就像美國女星伊麗莎白·泰勒講過的,成功是最好的除臭劑,這是當年好萊塢的法則,也適用于當下中國互聯網。

過去40年,中國企業家積累財富的速度是罕見的。富裕導致了兩個結果,第一,企業家影響力大增;第二,專業知識由原來的知識分子,向企業家或科學家進行了轉移。

工業革命時期,學科和生產不如今日般高度細分,知識分子還能高度理解生產方式。到了信息化時代,知識分子對生產的理解已經非常有限,他們身為反饋機制的一部分,不再能有效推動社會前進。因此,企業家變成了社會的推動力量,同時又能夠為自己代言。財富與話語權發生重疊,這在歷史上是第一次。

騰訊研究院:您怎么理解科技向善?

吳曉波:我覺得現在提科技向善正當時?;ヂ摼W已經滲透到所有的領域,需要建立規范和回饋機制。告別野蠻、告別動物性、進入到“人”的階段以后,就該建立規范;規范本身又能促成回饋機制,二者是社會秩序的重構。一些人臉識別技術進課堂之所以會引起爭議,就是由于規范缺失,有些事大家不知道該不該做,做的邊界又在哪里?

善是一種體系,是規范和反饋機制。規范建立不是很難,提出問題才能有答案。但問題是現在反饋機制不健全,自媒體時代看似傳播的門檻降低,人人都有傳播的話語權,但人為制造的反饋也可以快速覆蓋全網,而公眾缺乏反饋的機會。

當然,現在的「向善」還是利益驅動為主——企業做任何善事,最終還是出于商業利益。當商業利益和向善發生沖突時,企業解決問題時的思考和行動如果還能是正面的,才能被定義為「科技向善」。

善是公共性的,科技向善短期內可能沒有回報,也不應該先考慮回報,而要考慮公共責任。管理學大師德魯克說,做企業就幾件事情:生產好的產品、合法納稅、善待員工、維護企業跟社區的關系,科技向善就屬于第四個維度。企業應該自我約束,正如人要有教養,第一步就是克制。

騰訊研究院:您能不能舉個例子,關于科技向善,有哪些好例子?

吳曉波:人類進步是科技推動的,科技本身有大善的一面:節約時間,提高效率,增進我們對世界的理解,提高我們的生活質量。從這個角度上說,所有的科技產品,本質上都是一種善。

但利益本身帶有動物性,當善和利益產生沖突時,科技就會被利益驅動。工業革命時期,煙囪越多越好,因為可以賺錢;后來發現煙囪多了造成空氣污染,但企業還是想賺錢。最終環保之善,是通過法治和技術進步來達成的。過去20年沒有提「科技向善」,而到現在才開始思考,客觀上是因為互聯網野蠻時代結束,企業如果還僅僅只是靠利益驅動,就不能再高速增長了。

亞當·斯密的《國富論》說,人雖然自私,但最終也會貢獻于社會。比如,一個人做鞋子并不一定是想做好鞋子,而是想養活家庭;但想養活家庭,鞋子就要做得好一些,最終還是做好了鞋子。所以向善肯定是對的,是一件好事。

騰訊研究院:你認為互聯網在當今社會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?

吳曉波:今天我們的生活被深度數字化了。在這種前提下,互聯網平臺間的關系就與每個人息息相關。平臺間會基于各種考慮而相互封閉,這在前幾年是討論比較多的話題,但現在已經較少討論了,因為大家都已經明白:沒有絕對的“平臺開放”。

過去曾有人倡導世界主義,認為國界不應該存在,現在看來已經不太可能,國家之間一定會有邊界。如今一個大公司的用戶和增長完全自成體系,也需要一個邊界。平臺之間的關系應該是「開放式」的,但平臺間的開放需要規范,有規范才能管理?,F在規范之所以沒形成,問題在于各方還沒有達成共識。

騰訊研究院:您覺得科技向善會成為科技界的共識嗎?

吳曉波:現在很多公司都在用這個口號,沒有企業會說自己不向善。關鍵還是在于有無規范和回饋機制:到底什么是「善」?一家企業帶頭向善,其他企業的向善和他一樣嗎?違反規范,要受到什么懲罰?如果沒有建立起回饋機制,就不要空喊口號——畢竟大家都想當善人。

在治理角度上,企業內部可以考慮設立倫理委員會——提出問題、在公司里討論、由委員會決定。再之上,互聯網行業或者整個信息行業也可以有倫理委員會,來建立秩序,形成反饋機制。向善或向惡,應有相應的鼓勵或懲罰。

騰訊研究院:您對科技領域有什么期待?

吳曉波:科技是工具,它能不斷滿足人類的需求,但是人類的需求列表還很長。過去20年,我認為傳統意義上的移動互聯網對人們生活改變最大,之后可能是人工智能、制造業的進化或者生物醫學來扮演這一角色。就像傳感器的發明帶來了物聯網,物聯網又帶來更多新的轉變……信息革命本身變成了新的基礎設施,它在不斷推動著技術變革。

在這種推動下,人類的需求也發生變化。生產產品是為了滿足人的物質需求和精神需求,但如果需求不變,滿足需求的成本會越來越低。隨著技術發展,我甚至認為任何東西都會冗余——物質會冗余,精神供給會冗余,甚至人也會成為冗余。我們應當想辦法解決由此帶來的問題。

(以上內容為【科技向善·大咖說】精簡版,完整版本請期待《科技向善白皮書2020》)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桃城生活網版權所有
幸运飞艇是骗局吗 久久小说网| 国海证券| 毛肚火锅网| 鱼香味网| 齐齐哈尔市新闻中心| 迪士尼中国网| 油豆腐镶肉网| 五香牛筋斗网| 每周文摘| 咸肉丝儿网| 拼音词库| 宫保鹌鹑网| 蚌埠论坛| 新京报| 糖醋嫩藕网| 山西气象信息网| 白菜锅子网| 宫庭献鱼网| 蒸鹿尾儿网| 鹿茸牛肉卷网| 西式芦笋汤网| 什锦豆腐汤网| 博乒网| 在线中国| 锅烧鸡网| 咖喱饺网| 烧罗汉面筋网| 奶汤蒲菜网| 干烧明虾球网| 牛展汤网| 泡凤爪网| 奥运会官方票务网站| 全游网| 憨鼠社区| 镇江新闻网| 拼音词库| 番茄山斑鱼汤网| 米酒茶香鸭网| 咖喱樱桃网| 龙眼凤肝网| 派派小说论坛|